与此同时

2016-12-23 09:34

焦点:购房装修是否算行贿?

此外,梁某平为李俊夫支付的388万元没有证据证明是李俊夫或其妻子指令从其保存的款项支付,且梁某平支付了款项并没有与李俊夫或其妻子对账,再者,梁某平在侦察期间已明白供述送给李俊夫的财物与投资收益不关联。为此,梁某平为李俊夫支付的388万元应认定为行贿款项。

据天河区法院一审认定,2011年至2014年期间,梁某平在承揽广州市龙归保障性住房项目施工总承包(标段一)施工管理和广州市萝岗核心城区(一期)保障性住房项目(计划路西侧)施工总承包(标段二)事务过程中,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向时任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局长兼广州市住房保障办公室主任的李俊夫贿送人民币388万元。与此同时,梁某平还指使同案人龙某辉、吴某建(均另案处置)向时任广州市住房保障办公室工程管理处处长的马某贿送价值人民币5万元的旅游卡、购物卡,向时任广州市住房保障办公室前期处处长的徐某贵贿送价值人民币2万元的游览卡,共计人民币395万元。  

二审法院指出,依据原判经休庭质证的证据证实,李俊夫为梁某平在承揽工程中供给了辅助,梁某平为李俊夫的家庭购房、装修支付了388万元,而梁某平在侦查期间直至在原审开庭时均供述该388万元是他感激李俊夫对其承揽工程提供赞助而送的。只管梁某平辩护人向法庭提供了梁某平的家庭与李俊夫的家庭是支属关系、李俊夫妻子有款物存放在梁某平妻子处的证据资料,但这些仅证明李俊夫的妻子有财物由梁妻子保管,并不能否认梁某平行贿李俊夫的事实。

湖南省郴州市男子梁某平,原系湖南某置业有限公司、郴州某贸易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2014年7月初,梁某平自动交代了向李俊夫等人贿送财物的事实。

为此,梁某平及其辩护人提出的应应用新的法律和司法解释的意见应予采纳,其余看法据理不足,不予采用。故裁决对梁某平决定履行有期徒刑3年3个月,并处分金人民币30万元。

二审法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明白,证据确切、充足,审讯程序正当,但二审中因为法律和司法解释产生变革,依照“从旧兼从轻”的原则,应实用新的法律和司法解释。

行贿多名住房保障办官员

除了行贿住房保障办公室官员,梁某平还支使别人向工程治理部负责人贿送现金。据法院认定,2011年至2013年期间,梁某平在承揽广州市龙归保障性住房名目施工总承包(标段一)施工管理事务进程中,为谋取不合法好处,指使龙某、吴某向广州机施建设团体有限公司(属非国有独资企业)第三工程管理部经理罗某贿送国民币80万元。

二审:改判为3年3个月

天河法院一审认为,梁某平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多名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情节特殊重大,其行为已经构成行贿罪。同时,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公司的工作职员以财物,数额宏大,其行动已形成对非国度工作人员行贿罪。为此,梁某平一人犯数罪,应予数罪并罚,决议判处有期徒刑7年6个月。

一审宣判后,梁某平以为判刑过重提起上诉。他辩称与李俊夫之间的388万元是为李俊夫家庭的装修、购房支付的钱款,这是两个家庭之间的经济往来,并不是行贿。梁某平辩解人弥补说,梁某平的家庭与李俊夫的家庭存在经济往来,李俊夫的妻子有投资款及收益寄存在梁某平的妻子处,梁某平为李俊夫家庭支付的388万元不能认定为梁某平行贿。

梁某平及其辩护人在上诉状中还辩称,因为司法说明对行贿罪跟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的量刑作出了新的划定,按照“从旧兼从轻”的准则,原判量刑不当,应予改正。

广州日报讯 (记者章程)湖南一家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梁某平,因行贿多名广州住房保障办公室官员,犯行贿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近日终审被改判有期徒刑3年3个月。跟着梁某平行贿案的宣判,有关李俊夫行贿案的局部细节也浮出水面。据广州市天河区法院一审查明,梁某平为取得保障性住房项目,曾向广州市领土资源和屋宇管理局原局长兼广州市住房保障办公室原主任李俊夫贿送人民币388万元。但梁某平否定该笔款项是行贿性质,坚称是家庭之间的经济往来,用于为李俊夫购房、装修。